少壮与蓝天相遇:海军夏洛特飞行大学拓宽晚间飞行操练

 航天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7 18:31

图片 1

图片 2 我国歼击机飞行学员。图片合成:仓小宝

空军首批“清华班”歼击机学员即将加入战斗行列

来源:中国军网 2016-5-12 陈方云 张雷


  空军首批“清华班”学员经过1800多个日夜的淬炼,高教阶段各项训练任务接近尾声,他们信心满怀,斗志昂扬,即将加入空军战斗行列,擎起捍卫祖国万里长空的使命。在石家庄飞行学院的高教训练之前,他们先后在清华大学完成本科学位教育,在空军航空大学完成初教阶段训练,是同批学员优中选优的尖子。高教机阶段,他们自觉接受高强度训练,逐步成长为时刻准备战斗的铁血男儿。

  此去须怀报国志,不忘春风化雨情。怎能忘记,往昔在操场、旋梯、滚轮上挥汗如雨的身影。三千米训练,无论队伍多么疲惫,他们相互鼓励,关键时刻伸出援手,不允许任何一名战友掉队。初次来到令人望而生畏的旋梯前,他们互相打气,终于汇聚成一把战胜心中恐惧的钥匙。

  怎能忘记,昨日跳伞、野外生存中与血汗凝结在一起的团结与坚毅。高空跳伞跃出机舱的一刹,耳畔响起的风声,与心中热爱蓝天的旋律一同奏响,共同见证自己与蓝天的第一次共舞。野外生存在“敌占区”靠找松子充饥,饿着肚子搭起帐篷,伴着昆虫的叫鸣,相互依偎度过漫漫长夜。长途拉练步行50公里,饥肠辘辘,谁也不肯吃下仅存的半块压缩饼干。

  怎能忘记,第一次单独驾机飞天的兴奋、紧张与惶恐。教员竖起大拇指,用微笑把他们送上飞机。开车滑出,教员往日的苛责、期盼的眼神与不舍的身影,一同浮现在眼前。教员的教诲在耳畔响起,他们内心的紧张烟消云散,心中充满感动与斗志。激励自己一定要好好飞!

  怎能忘记,高教机大速度大载荷下的激情澎湃。初次尝试喷气式飞机,引擎轰鸣,加速明显,颇有战斗的感觉,内心异常兴奋。第一次特技飞行时,教员一个突然的倒扣,紧接着一个斤斗,让他们感受到了高机动性下的刺激。

  当然,更不能忘记,飞行教员手把手悉心带教,严父慈母般的谆谆教导。四转弯中修正进场晚时,下意识地粗猛压杆抵舵,被师父立即制止。“不要命啦!这是什么操作!” 教员刚狠狠地批评完,立刻转成柔和的语气说“你先歇会,好好看我示范。”地面讲评时,教员不厌其烦的反复教诲道:“要注重飞行习惯养成。宁可稍晚进场,也不能出现这种可能导致飞机失速的危险操作,以后千万不能这样啊。”直到正确操作变成习惯,融入记忆,教员才肯罢休。

  “我们是歼击机飞行员!”面对新征程,“清华班”学员信心满满,每个人都流露出满满的自豪。“祖国未来的蓝天是你们的”这是首长对“清华班”学员的期望与鼓励,“我要去作战部队!驾驶中国最好的飞机,守卫我心中最美的蓝天!”,这是学员们内心的回答。

当青春与蓝天相遇,当梦想与战鹰共舞,当个人理想融入家国边关,飞行学员,这个本就充满梦幻色彩的称谓,便因肩扛的责任与卫国的情怀更显赤子丹心。

图片 3 飞行学员学习训练生活。摄影:张晓强、邱 斌

寒冬之时,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展开夜间飞行训练,飞行学员们又一次练翅丰羽,朝着成为一名合格飞行员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

  安 扬 刘 凯 张晓强

日暮时分,准备进入夜航的飞行现场。

  曾有人诗意地把飞行员比喻为离太阳最近的人。与普通飞行员相比,驾驶着战机呼啸在苍穹之上的歼击机飞行员则显得更为勇敢神秘,是真正的“蓝天之鹰”。

新大纲施训以来,飞行训练全面面向实战化,这不仅对学员的技战术水平提出了高严要求,更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发起了新的挑战。一路走来,雏鹰们劈荆斩棘、未曾退缩,只因他们都怀揣着一颗炙热的飞行初心。

  一名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是怎样成长的?2月下旬,我们走进空军第四飞行学院,零距离感受歼击机飞行学员的成长之路。

飞行学员使用风挡进行地面准备。

  不仅仅是“百里挑一”

20多年前,飞行学员何映寰的父亲就曾一心向往飞行,却最终与那身飞行服失之交臂。在何映寰的记忆中,在自己很小时,父亲就给他讲关于飞行的故事,从莱特兄弟到列宁号,从老航校到抗美援朝空战那时的何映寰特别喜欢叠纸飞机,看着纸飞机在空中滑翔,他仿佛看到了父亲讲述中的那些生动画面。

  有人说选拔飞行员是“百里挑一”,也有人说是“万里挑一”,到底是多少挑一?胡小小作为那个“一”,特地查证了一下。官方数据是,全国和他同批报名的高中生30余万人,经所在中学“五查”合格参加初检的近8万人,全面检测合格近5000人,到最后高考成绩合格被录取的只有800余人。空军除了从应届高中生招飞行学员外,还从普通高校本科大二学生、军队院校和普通高校应届本科毕业生中招收飞行员,胡小小对此也作了查证,发现录取率并不比应届高中毕业生高多少。

刻苦训练的何映寰。

  预选初检似乎并不难,胡小小顺利过了关。全面检测就没那么轻松了,一路下来,胆战心惊,有数不清的人因身体的各种小瑕疵在体检中“出局”,之后是文化测试,再接下来的心理测试更“残酷”,很多人因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淘汰。最后要过严格的政审关,至此,硕果仅存的幸运儿们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埋下种子,静待发芽。我想拥有一顶自己的金头盔,更想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守卫祖国蓝天,没有什么比这更具吸引力。18岁,何映寰高考结束,飞行梦想开始熊熊燃烧。能力素质比较全面的他通过层层考核后,面临民航和空军的抉择。有朋友劝他:民航待遇优渥、出飞率高、职业风险较低,何乐不为?何映寰不以为然,坚定地选择了空军,选择了热血与荣光,选择了继承先辈遗志、捍卫祖国领空,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学员。

  最终,胡小小在高考中以高出二本分数线30多分的成绩被空军航空大学提前录取。

如今自信满满的何映寰。

  除了被高高擎起成为雕塑景观的飞机空壳子,最初的日子,他们连一架像样的飞机也没看到

而他的同窗战友史晏松,在面临同样人生抉择时,比他还早了三年。2011年,空军飞行少年军校首次在长春招生,彼时还在读初二的史晏松看到这则消息后,便萌动了学飞行的想法。一年后,史晏松取得优异的中考成绩,执意放弃省重点高中而选择了少年军校。

  从高三应届毕业生招收来的学员李博,原以为一踏进新校园,就将和梦想中的“战鹰”终日相伴,练习一段时日后,一飞冲天。可事实上,除了被高高擎起成为雕塑景观的飞机空壳子,最初的日子,他们连一架像样的飞机也没看到。

我想完成自己的梦想,我想成为钢中之钢。队列会操、学唱军歌、瞻仰空军英模自那时开始,15岁的史晏松就过上了军事化管理的中学生活。

  12人一个宿舍,上下铺、叠“方块”、坐马扎,典型的军校生活,除了伙食好之外,没有因飞行学员的身份而受到任何优待。教员说:“在成为飞行学员之前,首先你们得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。”军姿、队列、5000米……当新兵的日子,李博学会了3个词——坚持、集体荣誉感和绝对服从。

离开父母、面临与大多数同龄人截然不同的环境,也曾有辛酸、无助涌上过心头,可他从未有过半点退缩,他懂得: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

  新兵的日子结束后,飞行学员们开始了为期两年的飞行基础训练(应届本科毕业生为半年),李博和他的战友们迎来了真正严峻的考验——首先是文化课学习,高数、英语、理论力学……这些课程设置跟普通高校相差无几,但学员们要在两年的时间里学完几十门必修课和几十门选修课,要参加国家组织的英语四级和计算机等级考试,这通常是地方大学生4年内完成的学习任务;同时,他们还必须不间断地进行滚轮、旋梯、平衡操等抗眩晕训练,长跑、短跑、计时跑等耐力、力量训练,泅渡、猎食、穿越敌人封锁等野外生存训练,跳伞离机等生死考验。无论是文化课程跟不上,还是针对性训练落后,都会被毫不留情地开出飞行学员队伍。